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科研成果 > 詳細內容

廣東產業轉型升級指數評價研究報告(2019)

  一、研究背景及研究目的
  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上走在全國前列,既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的重要期盼,也是廣東自身發展的必然要求。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的關鍵抓手就是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十九大以來,廣東始終堅持以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為指引,貫徹新發展理念,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圍繞產業創新動能轉換、工業提質增效、服務業能級提升、互聯網新業態培育等方面不斷發力,從而使產業結構調整走在全國前列,對推動廣東乃至全國的經濟高質量發展起到了重要支撐作用。 然而,廣東產業發展中的一些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仍需破解,產業發展質量仍待提高,新興產業對經濟增長貢獻不足,民營經濟發展潛力仍有待釋放,金融、人力資源對產業轉型升級的支撐力度不強,新舊動能還未根本轉換。廣東要在新時代繼續引領和支撐全國改革發展大局,就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把高質量發展之路走實走好,充分發揮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先行示范區建設的“雙區驅動效應”,把發展著力點放在以制造業為主體的實體經濟上,構建協同發展、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體系,努力推動廣東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上走在全國前列,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動改革開放。
  為科學、直觀地判別廣東產業轉型升級進程的階段特征,2019年度,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課題組結合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及經濟高質量發展對廣東產業轉型升級的新要求,對廣東21個地市的產業轉型升級指數進行測算,量化評估廣東21個地級市在動力轉換、結構優化、提質增效三個層面的發展狀況,以此全面識別廣東21個地市產業轉型升級的優勢及短板,并明確下一步產業轉型升級的方向,評價結果將為政府及企業制定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戰略規劃和政策提供決策參考。
  二、廣東21個地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綜合測評
  本課題組通過深度剖析產業轉型升級的內涵,形成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力-結構-效益”耦合機制框架,并從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力轉換、結構優化和提質增效三個維度來構建產業轉型升級指數評價指標體系,提煉出三大類9個具有代表性的指標,從不同側面考察產業轉型升級水平。依托上述產業轉型升級指數評價體系,課題組通過搜集廣東21個地級市產業轉型升級的各項數據,測算得出2019年度21個地級市的產業轉型升級指數。
  (一)總體特征:形成“核心引領+四大梯隊”的格局
  總體來看,廣東21個地市產業轉型升級成效有所提升。深圳產業轉型升級指數得分最高,廣州位居第二,珠海和東莞分別位居第三和第四。前十名余下城市依次為惠州、中山、佛山、江門、肇慶、汕頭。
  從區域分布特征看,珠三角核心城市引領廣東產業轉型升級。產業轉型升級指數得分較高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區,基本反映了廣東產業轉型升級的區域格局——以深圳、廣州、珠海等珠三角核心城市為主,其在培育新動能、發展新經濟、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方面發揮著核心與引領作用;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和“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新格局的背景下,三大核心城市依托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等國家級戰略平臺,引領區域合作模式創新與經濟高質量發展,提高珠三角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逐步實現和粵東西北地區的產業共建、區域共榮。
  從產業轉型升級指數得分的分布來看(見下圖),深圳、廣州、珠海等3個城市的得分在700分以上,其余18個地級市的指數得分在350分到700分之間。根據指數得分的分布情況,可以將廣東21個地級市大致分為四個不同的梯隊。
  廣東21個地級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得分散點圖
  具體而言,21個地級市中,深圳、廣州、珠海位列第一梯隊,3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的指數綜合得分在700分以上,新舊動能加速轉換,產業轉型升級進入了相對優化的階段;第二梯隊的東莞、惠州等5個城市綜合得分在600分到700分之間,改造提升傳統動能初見成效,但新動能培育尚需時日,產業轉型升級水平進入穩步提升階段;第三梯隊的肇慶、汕頭等10個城市綜合得分在400分到600分之間,產業轉型升級水平有待進一步提升;第四梯隊的云浮、潮州、梅州3個城市綜合得分低于400分,產業轉型升級水平處于較低層次,表明粵東西北地區經濟發展活力有待增強,產業層次有待提升。
  (二)四個梯隊的主要特征
  1、第一梯隊:深圳、廣州、珠海
  深圳、廣州、珠海的產業轉型升級指數得分都在700分以上,領先于其他城市,位列第一梯隊。這三個城市均位于珠三角核心區,通過加快培育新的發展動能,產業轉型升級取得可喜成績,有力推動了經濟高質量發展。第一梯隊三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主要特征表現為以下幾點。
  (1)深圳創新驅動成效明顯,新產業新動能加速成長
  深圳在動力轉換、結構優化、提質增效三個層面的得分均排在全省首位,依托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雙區驅動效應”,深圳充分發揮在全省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的核心引擎作用,優化創新生態環境,積極培育先進產能,提升企業競爭力,著力構建高端高質高新的現代產業體系,產業轉型升級取得顯著成效。其中,全市研發經費支出水平再創新高,2018年深圳全社會R&D經費占GDP比重達4.67%,遠高于全省其他地市,是第二名珠海的1.66倍,第三名廣州的1.72倍。科創型企業和人才優勢明顯,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全時當量達到988.26人,比第二名廣州高出170人。現代產業占比持續提升,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規上工業企業增加值比重高達67.10%,繼續領先于省內其他20個地市,是全省均值的2.13倍。
  (2)廣州、珠海加快調整經濟結構,推動經濟穩中向好和產業轉型升級
  廣州以實現老城市新活力和“四個出新出彩”為目標,全面提升中心城市發展能級,依托科研資源優勢及區位優勢,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不斷優化經濟結構,加快培育IAB、NEM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基本建立起以服務經濟為主體,現代服務業、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互動融合的現代產業體系。2018年,廣州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占第三產業增加值的比重為37.53%,比第二名深圳高出7個百分點,繼續居全省首位。但與深圳相比,廣州制造業的技術含量仍有待提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全時當量低于深圳,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比僅為13.40%,不足深圳的1/5。
  珠海作為珠江西岸先進裝備制造產業帶的龍頭,在粵港澳大灣區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以“工業互聯網”、“智能制造”等推動產業融合發展,激活制造業企業活力,推進全市先進裝備制造業做大做強,R&D研發占比、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數量、企業平均貸款余額、高技術制造業比重、全社會勞動生產率、單位GDP能耗等指標的得分排名均較為靠前。但珠海私營經濟規模相對較小,私營企業投資比重的指標得分較為靠后,民營經濟發展潛力仍有待釋放。
  小結:第一梯隊的3個城市創新能力得到顯著提升,創新驅動成為產業轉型升級主要動力,新興產業及新經濟成為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產業轉型升級動力轉換指數得分居全省前三位;產業結構調整優化趨勢明顯,現代服務業、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互動融合,“三新”經濟發展加快,引領廣東全省在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和經濟高質量發展上走在全國前列;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持續改善,節能減排的內涵式發展模式日趨成熟,產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指數得分居全省前列。
  2、第二梯隊:東莞、惠州、中山、佛山、江門
  第二梯隊的5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的得分在600至700分之間,包括東莞、惠州、中山、佛山、江門五個珠三角城市。這5個城市建設高質量的現代產業體系初見成效,在增長動力調整、產業結構升級、經濟質量改善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績,但與第一梯隊的城市相比仍有較大差距,轉型升級的任務仍然艱巨。第二梯隊的5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在動力轉換和提質增效方面具有共性特征,主要表現如下:
  (1)形成多層次創新體系,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動力轉換
  處于第二梯隊的東莞、惠州、中山、佛山和江門五個珠三角城市,積極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和“一核一帶一區”發展戰略,堅持以創新驅動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以科技創新為突破口,推動模式、業態、制度、文化、服務等全方位多層次創新,產業轉型升級動力轉換指數得分居全省前列,僅次于第一梯隊的三個城市。其中東莞作為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的關鍵城市,擁有松山湖和濱海灣新區兩大核心創新平臺,九個創新研發型節點、創新制造型節點和創新服務型節點,惠州依托地緣優勢,積極承接深圳創新要素,探索與深圳的創新合作機制和合作模式,自身產業結構高級化程度得到有效提升。東莞、惠州高技術制造業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排在全省前三名,僅次于深圳。
  (2)突出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引領實體經濟提質增效
  第二梯隊的5個城市,以制造業作為工業轉型升級的主戰場,支持企業自主創新,以新一輪技術改造為主抓手,推動制造業從規模導向走向品質導向。同時,注重新技術、新模式的產業化應用,搭建科技成果轉化展示平臺,提高科研成果本地轉化速度和效益。全社會R&D經費支出占比、全社會勞動生產率水平指標僅次于第一梯隊的三個城市,其中東莞、惠州在新產品銷售收入占比上高于深圳,居全省前兩位,江門在新產品銷售收入占比上居全省第四位,高于廣州、珠海。
  小結:第二梯隊的5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取得了明顯的成效,區域創新綜合能力得到有效提升,逐步由粗放型經濟增長模式轉化為集約型經濟增長模式,產業結構向高端演進,生產效率持續提高,實體經濟不斷優化。在打造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深圳建設先行示范區的多重利好下,承接深圳創新要素的溢出效應,東莞、惠州轉型升級成效斐然。但江門、佛山由于高技術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比重較低,導致結構優化指數得分排名在全省較為靠后。
  3、第三梯隊:肇慶、汕頭、韶關、河源、清遠、陽江、汕尾、茂名、揭陽、湛江
  第三梯隊的10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的得分在400分至600分之間,包括一個珠三角地區城市肇慶,三個粵東地區城市汕頭、汕尾和揭陽,三個粵西地區城市陽江、茂名和湛江,三個粵北地區城市韶關、河源和清遠,產業轉型升級水平有一定提升,但與珠三角核心地區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第三梯隊的各城市產業轉型升級主要特征表現為:
  (1)肇慶加速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現代產業體系,形成工業轉型升級新路徑
  肇慶充分依托粵港澳大灣區國家戰略,依托區位交通、生態環境、土地空間等多重優勢,以工業園區、產業基地為載體,對接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產業溢出,形成研發孵化在廣深、落地產業化在肇慶的創新產業承載模式。其中肇慶金融支持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力度持續提升,企業平均貸款余額得分排在第5位,僅次于第一梯隊的三個城市和佛山。
  (2)汕頭、汕尾和揭陽注重產業生態體系建設,呈現環境優化增長格局
  處于第三梯隊的汕頭、汕尾和揭陽三個粵東地區城市,多年堅持不懈地全面融入珠三角,接受珠三角產業轉移與輻射,特別是汕尾的深汕特別合作區成為深圳第“10+1”區,創新的“特區飛地”合作模式助力汕尾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同時,以提高產業發展質量和效益為目標,在正確處理好節能減排與產業發展的關系方面成效顯著,如汕頭、汕尾在單位GDP能耗指標的排名分列第三、第四名,僅次于深圳和珠海。私營經濟也逐步發展壯大,形成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格局,揭陽、汕頭、汕尾私營企業投資占投資總額比重的指標排名居全省前三位。
  (3)陽江、茂名和湛江發揮重大項目和龍頭企業的帶動作用,推進產業結構優化調整
  粵西的陽江、茂名和湛江三個城市緊抓省打造湛茂陽沿海經濟帶和振興粵東西北的發展機遇,充分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和“一核一帶一區”的政策紅利,著力拓展石油化工產業鏈,引進沿海重大建設項目,以大項目推動產業量質提升、工業化和城市化同步融合發展。茂名、湛江以專業產業園、引進龍頭骨干企業等形式,形成粵西區域重化產業集群。陽江通過與珠海的產業共建深度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對接珠三角,延伸拓展珠江西岸先進制造業帶的重要產業區功能職能。同時,私營企業在經濟中的地位得到有效穩固,陽江、茂名私營企業投資占投資總額的比重分列全省第5和第6位。
  (4)韶關、河源、清遠注重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
  粵北地區的韶關、河源、清遠三個城市針對企業在實施創新驅動戰略中遇到的難點,出臺一系列政策“組合拳”,在推進鋼鐵、有色冶煉、能源電力等傳統優勢產業轉型升級的同時,大力培育發展先進裝備制造、文化旅游、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經濟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高技術制造業、生產性服務業占比得到了提升,如河源高技術制造業占比指標在全省排第4位,韶關生產性服務業占比指標在全省排第3位。在結構優化指標得分排名中,韶關排在第四位,僅次于深圳、廣州、東莞。
  小結:第三梯隊的十個城市多為粵東西北城市,雖然產業轉型升級總體水平相對珠三角地區仍處于較低水平,但依托粵港澳大灣區和“一核一帶一區”的政策紅利,積極承接大灣區產業和科技創新溢出效應,在重大項目和龍頭企業的引領下,充分發揮私營企業的創新和投資活力,實現經濟結構的優化調整和環境效益的有效提升。但是創新資源投入不足,企業自主創新能力較弱成為制約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要障礙。
  4、第四梯隊: 云浮、潮州、梅州
  第四梯隊的三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的得分在400分以下,其中潮州位于粵東地區,云浮、梅州屬于北部生態發展區,產業轉型升級水平整體較低。第四梯隊的3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主要的共性特征表現為以下幾點。
  (1)產業共建穩步推進,結構調整初顯成效
  第四梯隊的3個城市分別處于粵東和粵北地區,擁有土地和生態資源的先天優勢,但受限于交通基礎設施滯后,產業轉型升級和城鎮化進程較慢,仍處于城市化中期和工業化的中期階段。近年來,隨著產業共建的持續推進,這3個城市的發展穩步提速,工業化進程加快,產業鏈跨區域對接合作加強。梅州、云浮、潮州高技術制造業占比指標在全省分列第8位、第11位和第14位,梅州生產性服務業占比指標得分居全省第7位,云浮私營企業投資占投資總額的比重居全省第4位,產業結構逐步優化調整。
  (2)創新動力不足,對生態效益的關注不夠
  第四梯隊的3個城市自身科技創新資源較為匱乏,內生發展動力不足,雖然正在全力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和珠三角地區,但由于外部帶動的產業轉移與當地資源稟賦融合度不夠,本土大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較弱,產業轉型升級動力受限,3個城市在研發投入指標得分排名中均較為靠后。同時,由于部分地區在招商引資、承接產業轉移時,缺乏系統性的頂層設計和戰略規劃,甚至忽視生態環境的承載能力,導致污染轉移風險加劇,提質增效得分在全省的排名較為靠后。如潮州、云浮、梅州單位GDP能耗指標得分在全省排名處于后五位,潮州、云浮新產品銷售收入占比指標得分在全省排名處于后三位。
  小結:第四梯隊的3個城市產業轉型升級總體水平較低,盡管依托產業共建的持續推進,工業發展提速明顯,高技術制造業、生產性服務業比重有所提高,但科技創新內生動力明顯不足,創新績效有待提升,產業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協調度亟待增強,仍未擺脫粗放型經濟增長模式,產業轉型升級任重而道遠。
  三、廣東21個地市產業轉型升級指數的分項測評
  課題組進一步從動力轉換、結構優化和提質增效三個維度,對廣東21個地市的產業轉型升級情況進行分項測評,比較分析21個地市各自的產業轉型升級優勢與不足。
  (一)動力轉換
  動力轉換指標反映了廣東21個地級市從要素驅動型向創新驅動型轉換的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及成效,體現了21個地級市對人才、技術、資金等創新要素的集聚能力。
  深圳產業轉型升級動力轉換指數為400.00,在21個地級市中居首位,其在科研經費投入、技術型人才數量、金融資源使用能力等方面具有非常顯著的優勢。珠三角9市在產業轉型升級動力轉換排名中均位居前列,表明創新資源本身具有較為強烈的集聚效應。珠三角9市以建設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為契機,充分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和深圳建設先行示范區的“雙區驅動效應”,穩步推進國家產業創新中心、制造業創新中心建設,形成了國家級、省級創新平臺為“源頭”,各類孵化器、新型研發機構、技術中心為“支撐”的科技創新平臺體系,在全省產業創新中起到了支撐引領作用。
  具體而言,從研發投入指標來看,2018年珠三角9市全社會R&D研發支出占比的均值達2.59%,而粵東西北地區R&D研發占比的均值僅為0.66%,兩者存在明顯的差距。從人才投入指標來看,珠三角九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數量的均值為644.96人,粵東西北地區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數量均值僅為287.89人。其中,深圳是唯一一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萬人就業人員中科研人員的數量超過900的城市,廣州為819.22,排在第二位,珠海以713.15排在第三位;而有7個粵東西北城市該指標低于300,表明粵東西北與珠三角在創新人才數量方面存在巨大差距。從金融支持指標來看,珠三角九市單位法人企業貸款余額均值為572.52萬元,比粵東西北地區單位法人企業貸款余額均值高出230.91萬元,其中深圳、廣州單位法人企業貸款余額均超過1000萬元,分列第一、第二位,大幅領先于第三位珠海(580.96萬元)和其他城市。
  (二)結構優化
  結構優化指標表征了廣東21個地級市在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二三產業的協調性以及各種所有制經濟的協調性發展,全面反映了產業轉型發展的能力。
  深圳的產業轉型升級結構優化指數為244.68,在21個地級市中居首位,其在高技術制造業比重方面具有領先優勢;廣州的產業轉型升級結構優化指數排第二位,其在生產性服務業比重方面優勢突出。整體來說,珠三角九市在產業轉型升級中結構優化成效方面并不是遙遙領先,其中佛山、肇慶、江門等市由于高技術制造業比重、生產性服務業比重不高,結構優化指數得分排名較為靠后;而粵東西北地區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和“一核一帶一區”建設,大力振興實體經濟,私營、民營經濟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新主體,在改善經濟結構方面取得較好的效果。結構優化指數得分排名前十名中,粵北地區的河源、韶關、清遠和梅州均位列其中。
  具體而言,從制造業結構指標來看,粵北的河源、梅州和粵東的汕尾、揭陽均進入前十位,表明粵東西北地區在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整體而言珠三角9市高技術制造業所占比重仍顯著高于粵東西北地區。從服務業結構來看,珠三角9市生產性服務業所占比重較高,粵東西北地區生產性服務業發展也有較大改善,前五名為廣州、深圳、韶關、東莞和河源。從投資結構來看,粵東西北地區由于國有企業較少,民營企業相對較多,形成了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格局,私營企業投資比重排名的前六位均為粵東西北城市,分別為揭陽、汕頭、汕尾、云浮、陽江、茂名。
  (三)提質增效
  提質增效指標測度了廣東21個地級市從粗放型增長向內涵式發展轉換的成效,反映了產業轉型升級對生產效率、生態效益和創新效益的改善提升。
  深圳的產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指數為281.44,在21個地級市中居首位,其在單位GDP能耗方面顯著領先于其他城市,新產品銷售收入占比、全社會勞動生產率兩個指標排名也均位于全省前三位。整體來看,提質增效指標排名前八位均為珠三角城市。
  具體而言,從生產效率來看,除肇慶外,其他珠三角8市均位于前列,粵西地區的茂名和粵東地區的汕頭進入前十位,粵北地區的河源、云浮、梅州排在后三位;珠三角地區全社會勞動生產率均值為17.93萬元/人,而粵東西北僅為8.33萬元/人,不足珠三角地區的一半。從生態效益來看,深圳、珠海節能減排效果良好,單位GDP能耗分別低至0.36噸標準煤/萬元和0.41噸標準煤/萬元;需要指出的是,汕頭、汕尾兩個粵東城市,繼續走新型工業化和“低碳”經濟道路,環境保護取得較大成效,單位GDP能耗指標排名第三位和第四位。從創新效益來看,東莞新產品銷售收入占規模以上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比重為46.29%,在21個地級市中居首位,粵東地區的汕尾、粵北地區的清遠進入前十位,表明依托深圳、廣州的科技創新要素溢出效應,粵東西北地區的科技成果產業化水平得到有效改善;但從整體上看,珠三角九市的“新產品銷售收入占規模以上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均值為28.84%,是粵東西北地區該指標均值的2.17倍,表明珠三角9市的創新產出能力明顯高于粵東西北地區。

  課題督導:向曉梅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
  課題組長:吳偉萍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課題副組長:胡曉珍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課題組成員:燕雨林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張拴虎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楊  娟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陳世棟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童玉芬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林正靜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陳小紅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課題組
二○二零年一月